• 紫烟

    时间:2021-04-12 23:10:02

    紫衣瘦肩月下行,烟缠雾绕弥树影。
                     如兰心事随风去,梦回百转无处寻。

            认识紫烟的时候,我还是个孩子。

            那年刚放学,一进家门就感觉和平时不一样。房间裏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兰花
           香气,很好闻,我禁不住闭上眼睛伸长了脖子细细的寻找着这香味的来源。

            “咯咯咯……”耳边传来一阵笑声。我睁开眼睛,一个大眼睛、扎着两条马
           尾的女孩子站在我面前,吃吃的看着我笑。

            “你是谁?”我从来没见过她,也不知道爲什麽会在我家出现。“紫烟,你
           在跟谁说话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房间裏传出来,接着,我妈妈就领着一个女人
           走了出来。那女人看到我,笑了一下,走过来摸着我的头说:“英姐,这就是你
           的宝贝儿子小钢子吧?”我妈也笑了,对我吩咐道:“钢子,叫梦姨!”

            梦遗?我差点笑出来。虽然我当时只是一个初中生,但生理卫生课我也是上
           过的,虽然我没有梦遗过,但猜也能猜到是怎麽一会事。居然让我叫她梦遗?真
           是搞笑。不过我没有当面笑出来,毕竟我在妈妈面前,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。

            “梦遗!”我故意叫的很大声。那个女人高兴的答应了一声,拍拍我的脸蛋,
           扭头对妈妈说:“英姐,我说你咋生的,一个小伙子眉清目秀的比我家紫烟还要
           漂亮!干脆以后就做我的女婿吧!”

            “哪裏有我漂亮!”那小女孩一脸的不高兴,从我身后跳出来,杀气腾腾的
           站在我面前,伸出小手拽了一下我的耳朵,又拉了拉我的脸,掘了半天嘴,才说
           :“他眼睛没我大!”妈妈和那个梦遗全都哈哈大笑起来,我却恨不得钻到地下
           去!被一个女孩子动手动脚的成何体统?要不是维护我的好孩子形象,我早翻脸
           了!

            原来梦姨是我家的房客。他老公工作调动来到我们这个城市,一时之间也没
           找到合适的房子,通过熟人介绍,来我家租房。反正我我爸常年在外地,家裏就
           我和妈妈两个人住,房间多的很,就把楼下的一间睡房租给了她们。

            紫烟比我大两年。几天后她办理完借读手续,和我同一个学校读书。不过她
           比我高一年级。于是,上学放学我身边就多了一个扎着两条马尾辩的女孩子。说
           实话,我不是很喜欢跟她一起走,我们班的牛大圣他们老是取笑我,说我妈给我
           找了个大媳妇,虽然紫烟很漂亮,我也很喜欢,但是我更怕被别人笑。所以,每
           次一出家门或者校门,我都撒丫往前跑,紫烟在我身后甩着粗长的辫子紧紧追赶,
           “钢子等等我!钢子等等我!”

            十二三岁正是青春懵懂的年龄。虽然还是个孩子,但是已经对性有了一个模
           糊的认识。紫烟比我大不了多少,身体还没发育成熟,我没有兴趣。吸引我的,
           是她的妈妈梦姨。其实那时我并不懂得欣赏女人,但是我偷看过梦姨换衣服,她
           那硕大雪白的乳房比之妈妈的还要过甚,令我十分向往。

            妈妈说:我三岁了还舍不得吐掉奶头。虽然已经挤不出一滴奶汁了,但我的
           习惯依旧没有改掉。就连现在,我还没有戒掉睡觉吃大拇指的习惯。所以,我对
           女人的乳房,有着本能的亲切感。